当前位置:首页--阳朔志--阳朔县志

第五编 军事

来源:

时间: 2015-10-12 17:59:00


 

第三十八章 武装

 

第一节 明清武装

 

    明朝初年实行军事屯田,寓兵于农,耕战结合方略。县境有杨焕屯、周营屯、思的屯、店屯等处屯田。县衙设巡检一员,下设伏荔(今福利)市巡司和白竹寨巡司。

    嘉靖三十七年(1558)改设卫所,辖417堡,戍守堡兵共508名。其布防为:阳朔哨80名,伏荔哨7名,白面哨7名,高龙哨7名,县后堡51名,遇龙堡15名,金宝堡70名,界牌堡26名,白沙堡16名,龙沙堡15名,岩寺堡26名,平朔堡8名,都历堡20名,七板堡30名,翠屏堡22名,永安堡20名,横山堡20名,塘郡堡16名,古祚堡(今古座塘)16名,黄埠堡15名,高车堡21名。

    县属军权统归于驿丞。

    清朝沿袭明朝制度。康熙八年(1669),将军标左营游击陈全(湖广长沙人)率把总4员,兵695名移镇阳朔各隘口。具体布防为:

    守城兵游击1员,把总1员,兵200名。

    金宝顶、安定堡、龙山堡各把总1员,兵100名。

    碎江堡、界牌堡、遇龙堡各百总1员,兵50名。

    各水塘兵45名。

    雍正二年(1724)裁驿丞,改设把总。

    嘉庆五年(1800),阳朔水汛设外委1员,分防铅宝塘(今元宝榨)。拨防官岩、羊蹄(今杨堤)、大磉、黄埠、铅宝、牛尿(今瀑布塘)、古祚、泡水、留公塘兵各6名,共45名。

    阳朔汛距本营62.5公里,设把总1员,防兵24名分防阳朔县城。另拨防塘郡、横山、永安、翠屏、七板、都历、白沙、县前、高车、岩寺、公馆塘兵各3名。凤凰、金宝、安定、龙山堡兵各5名。遇龙堡、榄子(今朗梓)隘、新堡、界牌堡、铅宝堡兵各3名。

光绪初年裁把总改设外委。二十八年(1902)废外委。以后,县缺武官。

 

第二节 民国武装

 

    民团

    民国19(1930),县始设民团司令部。县长兼司令,副司令有专人充任。乡()设民团后备大队,村()建民团后备中队。民国21年,乡、村实行三位一体制,即乡()长兼任后备大队长和中心校长;村()长兼任后备中队长和国民基础学校校长,集政、军、教三权于一身。县民团司令部负责全县民团训练及督促县正副警长维持社会治安。民国22年受训者共28队,团兵2585名,公务员50名。当时有枪999支,子弹2.1万多发。民国24年全县共训练民团后备队68队,6030名。

    民国277月,民团司令部改为团务科。民国30年又改为军事科,负责征兵事宜。抗日时期,改军事科为国民兵团,县长兼团长。国民兵团部总理全县兵员征集和优抚烈属事务。

 

    自卫队

    民国33年至34年,县成立自卫大队,各区乡也成立自卫大队、中队,抗击日本侵略军。

    民国34年秋,县自卫大队改为民团司令部,县长吴良弼兼司令,白涛为副司令。民国37年,县民团司令部改为民众自卫总队,县长潘昆华兼总队长,文光为副总队长。

民国3811月初,以县民众自卫总队为基础,成立反共救国团,县长徐家豫兼任团长,文光任副团长。推行“戡乱建国”总体战。1120日,白沙乡反共救国连起义,由朔北武工队收编。中和乡(今白沙都林一带)反共救国连向朔北武工队投降。其他反共救国连先后溃散。

 

第三节 人民武装

 

    临阳联队

    19447月底,日本侵略军逼近广西,中共广西省工委派交通员肖雷到阳朔,向阳朔地下党员曾金全、进步教师赵志光传达省工委的指示,命曾金全在阳朔进行抗日救亡宣传。929日,曾金全、赵志光以及从湖南衡阳集中营逃出来的地下党员陈大良、陈寅星、孙忆冬一起,在兴坪关帝庙(今兴坪小学)成立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有队员30多人。赵志光任队长,孙忆冬任指导员,曾金全是党的负责人。19452月,广西省工委派中共桂东北特派员黄友平(黄嘉) 和副特派员肖雷等一批党员来阳朔,以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为基础,220日在大源乡太太庙成立桂林民团指挥部临() ()联队。528日,中共桂东北区特委在大源乡回龙村发表《为公开揭举我党旗帜对时局宣言》,并改临阳联队番号为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黎偶章任联队长,赵志光任副联队长,黄友平任政治委员,肖雷任副政治委员。临阳联队由一个中队发展到四个中队和一个民众运动工作队(简称民运队),共300多人。联队活跃在临桂、阳朔、平乐、荔浦一带,开展抗日反顽斗争,先后在蓬山、牛尿塘、河口、钱袋厂、浦地、古座塘等地出击敌人10余次,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势力。7月下旬,抗日战争即将结束,原逃滇、黔、桂边区的国民党部队返桂,给临阳联队造成严重威盼。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广西省工委指示临阳联队化整为零。723日起,几日内联队主要骨干分批撤出阳朔,秘密转入桂东、桂北地区继续开展地下工作。

 

    武工队

    阳朔解放前夕,中共桂东地下党组织和桂林城工委先后派共产党员陆庄垒、吴以基到阳朔,发动进步青年武装起来,成立武工队。其任务是:1、宣传反三征(征粮、征税、征兵)2、宣传党的政治主张;3、积极筹枪,武装自己,打击敌人,迎接解放军解放阳朔。

    19496月中旬,桂林师范学校阳朔籍进步学生在白沙吴以基家成立阳朔武工队,下设4个武工组。队长吴以基,全队20人,属桂林城工委领导。82日,支部委员韦华夏、曾东翰及武工队员李绍新、何家祯被捕后,武工队归桂东游击队负责人陆庄垒领导。

    19497月初,陆庄垒在天顺乡(今属福利镇)黄家村宣布成立朔南武工队,队长黄建郎,队员由20多人发展80多人,属桂东游击队领导。武工队在天顺、福利、兴坪、大源乡一带发动群众,积极筹粮、筹枪、筹款,壮大队伍。19499月,桂东人民解放总队第三大队成立。10月,朔南武工队改番号为桂东人民解放总队第三大队一中队。1030日,副大队长鄢定中率领20多名队员在黄顺塘村后的长嵅伏击平乐、恭城、阳朔三县联防队,俘虏20人,缴获19条枪。194911月下旬,和平接管了兴坪、天顺、福利3个乡政权。

    19497月底,安定武工队在安定乡古登村花红岭覃昆铭家成立,全队8人,负责人曾纪仍、覃昆铭、覃祖坤,属桂东游击队领导。武工队在古登、朗梓、访石、下一带活动,队伍不断发展壮大。10月下旬,武工队改番号为桂东人民解放总队第三大队二中队。1119日,和平接管了定安乡政权,收缴了乡公所和访石自卫队枪支40余支。

    194910月下旬,朔北武工在都林村成立,队长何明,指导员吴以基,队员十五六人,属桂东游击队领导,在新厂、古板、蕉芭林一带活动。1120日,桂东游击队收编蓝国鸿率领起义的白沙反共救国连,同时以武力迫使中和乡反共救国连投降。自此,武工队名声大振,随即成立桂东人民解放总队第五大队,和平接管了白沙、中和乡政权。

    194993日,桂北人民解放总队第七大队在临桂县崩桥村成立。队长罗祥忠、政委黄宝敬。第七大队辖一个武工队、两个中队(一、二中队)。第二中队后改为第三中队,中队长秦芳、政治工作员朱袭义,在葡萄、报安、杨堤、中南一带活动。三中队共发动160多人参加贫雇农小组, 收缴各村地主和国民党报安、杨堤、金宝乡公所自卫队长短枪共107支。解放前夕接管了报安乡、杨堤乡政权,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阳朔打开了北大门。

 

    县大队

    阳朔县大队于19491210日成立,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9147440团一个连和桂东、桂北人民解放总队(游击队)改编而成的。其主要任务是配合驻军剿匪,巩固地方政权,维护社会治安。县大队隶属于桂林军分区,为营级单位。县大队大队长由县长兼任,政委由县委书记或副书记兼任,4401营副营长郭映瑜担任专职副大队长。县大队成立时编制为198人,下设两个中队。19504月由灌阳县调来一个中队65人编入阳朔县大队。1951年秋,阳朔县大队总编制为385人。为了适应剿匪斗争的需要,19502月全县六个行政区人民政府相继建立区中队,指导员由区委书记担任,正副中队长均由现役军人担任。

    剿匪期间,县大队、区中队紧密配合解放军作战,仅一年多时间就平息了匪乱。镇压了匪首容业基、林伟雄、黎新、黄海瑞、莫善畴、白茂华、秦森、杨润发(杨猫抓)等。在20多次剿匪战斗中,共消灭土匪2058人,缴获各种枪支1137支,子弹1.5万发。

    19521月,县大队奉命撤消。

 

    人民武装部

    19511月,阳朔县民兵支队部成立,隶属于桂林军分区,编制5人,石汝才任副支队长。全县各行政区成立民兵大队部,各乡成立民兵基干队。

    1951年秋,阳朔县民兵支队部改为人民武装部,其隶属关系不变。武装部政委由时任县委书记兼,下设军事股和政工股。全县六个区相继成立区人民武装部。

    19548月, 县人民武装部改为兵役局,局长张安仁,政委由县委书记兼,下设民兵、征集、组织动员三个科。同时撤消区人民武装部,只配一名现役军人为武装助理员。

    19591月,奉广西军区命令,阳朔县兵役局改为人民武装部, 但对外仍称兵役局。1960年正式取消兵役局。全县十个公社亦建立人民武装部。县武装部设军事科、政工科和后勤科。

    “文化大革命”时期,县武装部的组织机构进行了两次大调整。196610月,新编制员额24人,设作战训练科、政治工作科、民兵组织科和后勤供管科(19702月恢复军事、政工、后勤三个科)1967年,部队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开展“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 工作,武装部许多干部兼任地方各级领导职务,县武装部员额不断增加,由原来的24人猛增到55人,并把县公安中队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阳朔县中队,归县武装部领导。1975年以后,县人民武装部干部陆续转业,1976年干部减少到32人。部长先后为王林英、肖君、辛恒山、刘顺卿、周发隆、姜凤林、夏圻雄、胡玉林,政委先后为陈廉、阎朴、柳牍文、王瑞伍、王庆丰、秦洪、赵志能、徐升、陈正凡、陈益昌、李永新、文大政。

 

    民兵

    组织  1950年各行政区始建民兵大队,由区民兵干事或民兵大队长指挥。当时民兵为农会的武装力量,其任务是配合部队剿匪,维护社会治安,保卫农会安全。1951年秋,区成立人民武装部,小乡成立民兵大队。全县民兵共2000多人。

    1954年,民兵编制始分为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两种。基干民兵年龄规定:男性16岁至30岁,女性16岁至25岁;普通民兵男性16岁至45岁,女性16岁至35岁。复员退伍军人、民兵骨干的年龄可适当放宽。

    1958年大办民兵师,实行全民皆兵,建立健全各级民兵组织。县设民兵师,县人民武装部部长任民兵师师长,县委书记任政委。下设参谋部、政治部、后勤部,配齐正副职干部。公社设民兵团,公社人民武装部部长任团长,公社党委书记任政委。生产大队建立民兵营,有专职或兼职营长,大队党支部书记任教导员。生产队或一个自然村几个生产队编民兵连、排、班。县直属机关、企事业单位按战线、系统编营,以单位编连、排、班。学校也建民兵营,按年级编连,教学班编排分班。各级民兵组织都配齐干部,一正多副。

    1962年以后搞民兵工作“三落实”,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进一步建立健全民兵工作制度。每年进行一次组织整顿。民兵总人数占全县人口的25%至30%。民兵种类分为普通民兵、基干民兵和武装基干民兵3种。

    19683月至10月,县革命委员会内设民兵组。各级革命委员会成立时,都有同级民兵组织的主要干部参与领导班子的领导工作。

    1973年,县成立民兵指挥部,并和人民武装部一起抓民兵工作。197610月,撤消民兵指挥部。

    根据19801220日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对现有民兵组织进行适当调整的决定,阳朔民兵组织缩小了组建范围,只在乡()、村和厂矿企业等单位建立民兵组织。并缩小民兵年龄,压缩民兵数量。参加民兵的年龄,男性公民由原来的16岁至45岁改为18岁至35岁。基干民兵的年龄改为18岁至28岁,且限于经过基本军事训练的民兵和退伍军人。女性公民只参加基干民兵(不超过总数的10),不编入普通民兵。民兵总数只占全县人口的10%。通过整顿,简化了民兵种类和组织层次。现在只有普通民兵和基干民兵。取消县民兵师和公社民兵团。全县民兵工作在中共阳朔县委员会武装委员会的领导下,由县人民武装部,乡()人民武装部负责民兵组织、教育、训练等工作。

    教育训练  武装部在民兵中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学习方法是结合重大纪念日、征兵、整组和党的中心工作对民兵进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革命传统、党的方针政策、国防知识、法制法纪、理想道德、科学文化、形势战备和民兵基础知识教育。并利用农闲时间开展军事训练。根据上级要求由以村委民兵营为单位训练转为县、乡为单位训练。主要是组织民兵进行步兵、通信、炮兵、高机、侦察兵种的技术、战术训练。通过教育和训练,提高了民兵的素质,使民兵组织成为在各级党组织领导下的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武装组织。

    建国初期,民兵武器只有一些旧杂式枪支。1974年以后逐年更换,配发新式武器。现已配半自动步枪、自动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高射机枪、迫击炮等,并配备电台等通信器材。

    活动  1950年至1951年清匪反霸期间,民兵手持刀枪、木棍配合解放军剿匪作战,执行各种战斗勤务。民兵李永才、李昭丕在剿匪斗争中牺牲。

    1951年至1952年土地改革期间,民兵紧密配合工作队进行土地改革,管制不法地主、富农分子,保卫胜利果实。

    建国30多年来,民兵一直是农业战线上的主力军。带头贯彻农业“八字宪法”,学习先进生产技术,推广科学管理经验,在农田基本建设中发挥了突击队作用。

    197094日,杨堤公社双全村共青团员、基干民兵班长廖长有,带领民兵开凿白虎山盘山渠道。他在距离漓江水面约20米高的峭壁上放炮炸石,不幸坠江牺牲。后经自治区批准为革命烈士。

    197010月至1973年冬,阳朔组织两个民兵营共2000多人开赴融安、三江修筑战备铁路——枝柳铁路(从湖北枝城到广西柳州)19793月至1980年元月又组织一个民兵营共300多人到龙州县响水公社抢修边防公路。此外,民兵还参加了桂()()铁路、兴安国防工程和阳朔漓江大桥等工程建设。

    但在“左” 倾错误的影响下, 民兵在配合党的中心作中也曾出现过一些偏差。1958年“大跃进”时,各公社、大队建立“高产田”,一些村队把几十亩未成熟的稻谷集中到一片大田栽上,俗称“禾苗搬家”,创造“万斤垌”,并日夜值班为禾苗扇风灌水。终因植株过密,田中温度过高而枯死,“万斤垌”化为乌有。“大办钢铁”时,实行全民皆兵,民兵上山砍树木,烧木炭,用土办法(小高炉)炼铁。一些村庄后山林木被砍伐殆尽。集体山林也受了很大损失。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些民兵在运动中错误地执行“群众专政”,积极参加割“资本主义尾巴”活动,限制农民搞副业,反对“自留地商品化”。

    战备防空  1962年初,县府成立防空袭、防空降、防暴动、防破坏“四防”委员会及其指挥部,下设办公室。制定重点地区作战计划及方案,开展“四防”活动,并结合党的中心工作对全县干部群众进行国际形势教育和战备教育。

    1966年成立防空战备领导小组,下设战备办公室,具体负责布置、检查、指导战备工作。1969年,战备办公室开始进行兵要地志调查、勘察工作,对全县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 (包括地势地形、河流山川、自然洞穴、水文气候等)、行政区划(包括城镇社队、自然村屯、工矿企业、人口民族等)、经济状况(包括工农业产值、财政税收等)、交通运输(包括陆路水路、乡间小道、桥梁渡口、车辆船舶等) 、医疗卫生(包括医疗设施、医务人员、药品储存等)、兵员动员(包括民兵组织、武器装备及修理、复退转业军人等)、通信联络、战备物资、敌情

社情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调查、登记、统计,为落实各项战备任务提供详尽的参考资料和数据。

    根据毛泽东“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思想,县、社、队都储存一定数量的战备粮和其它战备物资。1970年,全县储存战备粮670.2万公斤,足够全县20.09万人两个月的口粮。 同年,桂林地区、桂林军分区下达“104”储备任务,全县落实贸易粮75万公斤,油脂2.5万公斤, 53加仑桶200只,50公斤装油桶600只,麻袋10000个。1976年完成“104”储备贸易粮35万公斤,食油1万公斤,加仑桶200只,2050斤装油桶600只。

    与此同时,全县组织民兵进行“三打三防” (即打飞机、打伞兵、打坦克,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武器)和战地救护“四大技术”(即包扎、止血、骨折固定、搬运伤员)训练。

    19636月,阳朔县成立反空降指挥部。制定了金宝阳朔垌、兴坪大源、福利龙尾地区反空降作战方案。如发生空降,全县民兵将一齐上阵,围歼空降之敌。

    19656月,县成立人民防空委员会,各区成立人民防空领导小组。

    为防止敌人突然袭击,县城及圩镇均采取积极防御措施,制定防空方案,以便战时保存人力物力。其主要措施是加修自然山洞,构筑防空工事。据调查,1970年上半年共修理岩洞211个, 挖防空壕27条,840米;单人掩体71个,71平方米,地下室1个,50平方米。县城及圩镇的一些单位修有防空洞。

    197636日,成立县城人民防空领导小组及其指挥部,下设办公室、通信组、纠察组、救护组、消防中队、治安保卫组、抢修连、排弹组、对空射击组。

    指挥部对防空警报、空情信号、灯火管理均作了具体规定。县城各单位还进行了空袭疏散演习。

    各公社()、重点地区、重点目标都作了防空袭、防暴乱的联防方案。

1962年至1978年,阳朔与荔浦、鹿寨、永福、临桂组成五县联防区。1971年至1981年,又与恭城、平乐组成三县联防区。1981322日撤消两个联防区。

 

第三十九章 兵役

 

第一节 征兵制

 

    民国20(1931)前实行募兵制。民国20年后改为征兵制,实行寓兵于团政策,凡属壮丁概受军事训练,国家或地方需要,随时召集。

    征兵时,县政府根据上面下达的任务,将名额分配到乡村,由团务科 (或军事科、国民兵团部、自卫总队、征兵监交委员会)具体负责征兵事宜。

    征兵办法:先以村()为单位,将适龄壮丁分为两类。凡年满18岁至30岁的男子编入后备兵(征兵)名额,31岁至45岁的男子编入输送兵(征夫)名额。把壮丁姓名、年龄、家庭人口等情况造册报县,每年抽签一次。抽签日期由县府统一安排。届时,村()长带领适龄壮丁到乡公所,由乡长主持抽签。然后按各人所得的签号,从一开始依次决定应征,直到够数为止。中签被征者,不依期应征,乡公所则逮捕当事人押送县府法办;如逃避则封房屋,或捉拿亲属坐监抵役。

    民国26年至34年,国民党征兵办法稍有改变。规定当甲长的壮丁可以免征;在校大学、中学学生、赤贫独子实行缓征;兄弟众多之家,实行二丁抽一,三丁抽二;对富有而不愿从征者,可缴纳缓役金。每次缓役金约1000公斤谷子。凡缴纳缓役金者,当年不参加抽签。

民国35年至38年,国民党加紧征兵,仅民国3610月全县一次征兵就达275名。青年不愿充当炮灰,征兵时,往往逃避一空。县政府无法交差,就预先通知各乡把抽签的壮丁捆绑送县。当乡、村()也无法交足名额时,就派乡警在交通要道设卡,或逐村逐家去抓兵,或把外乡外省的人抓去充数。老百姓深受其苦,有的遭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新兵到部队后,设法寻机挑跑者颇多。

 

第二节 志愿兵役制

 

    19452月至7月,县籍青年167人志愿参加临阳联队。19496月至11月,先后有180多名青年农民、学生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下,志愿参加阳朔武工队、朔南武工队、朔北武工队、安定武工队以及桂东、桂北人民解放总队,开展武装斗争,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县境。1950年至1953年抗美援朝时,阳朔1000多人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

19783月,我国的义务兵役制度改为义务兵和志愿兵相结合的制度。部分超期服役6年的义务兵,根据部队建设需要和本人自愿,改为志愿兵,留队长期服役。服役期限延至15年至20年。退役后,由地方政府按国家正式职工安排工作。

 

第三节 义务兵役制

 

 

    现役

    19557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 规定,同家每年征兵一次,特殊情况可征两次或者不征。征兵时,县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的征兵命令和上级人民政府下达的征兵任务、要求,开展征兵工作。征兵工作组先到乡下和各单位进行征兵宣传,发动适龄青年报名参军。各乡()对所有报名的青年进行初步体格检查、政治审查后,按所分配名额的34倍人数送县体检、政审。接兵部队对体检、政审“双合格”者,逐一家访,然后定兵。县人民政府批准“双合格”者应征入伍,并下达入伍通知书。

    送兵时,各乡()给新兵戴上大红花,敲锣打鼓,送县城新兵站集中。新兵经洗理、交接、编队、教育后发放被服,着新军装。离县前,县人民政府召开欢送晚会。翌日,举行隆重送兵仪式。县党、政、军领导给新战士逐一戴上大红花。县城各机关、学校、街道组成欢送队伍,敲锣打鼓,舞龙舞狮,欢送新兵入伍。

 

                  历年义务兵统计表

┏━━━━━━┳━━━━━┳━━━━━━┳━━━━━┳━━━━━━┳━━━━━┓

    年份       人数       年份       数人       年份       人数  

┣━━━━━━╋━━━━━╋━━━━━━╋━━━━━╋━━━━━━╋━━━━━┫

    1955       289        1965       250        1975       170   

┣━━━━━━╋━━━━━╋━━━━━━╋━━━━━╋━━━━━━╋━━━━━┫

    1956                  1966       不征       1976       169   

┣━━━━━━╋━━━━━╋━━━━━━╋━━━━━╋━━━━━━╋━━━━━┫

    1957                  1967       不征       1977       192   

┣━━━━━━╋━━━━━╋━━━━━━╋━━━━━╋━━━━━━╋━━━━━┫

    1958       155        1968       300        1978       219   

┣━━━━━━╋━━━━━╋━━━━━━╋━━━━━╋━━━━━━╋━━━━━┫

    1959       355        1969       330        1979       378   

┣━━━━━━╋━━━━━╋━━━━━━╋━━━━━╋━━━━━━╋━━━━━┫

    1960       不征       1970       257        1980       120   

┣━━━━━━╋━━━━━╋━━━━━━╋━━━━━╋━━━━━━╋━━━━━┫

    1961        82        1971       255        1981       140   

┣━━━━━━╋━━━━━╋━━━━━━╋━━━━━╋━━━━━━╋━━━━━┫

    1962       不征       1972       300        1982        90   

┣━━━━━━╋━━━━━╋━━━━━━╋━━━━━╋━━━━━━╋━━━━━┫

    1963       104        1973        82        1983        89   

┣━━━━━━╋━━━━━╋━━━━━━╋━━━━━╋━━━━━━╋━━━━━┫

    1964       262        1974       179        1984        90   

┣━━━━━━╋━━━━━╋━━━━━━╋━━━━━╋━━━━━━╋━━━━━┫

                                                1985        70   

┗━━━━━━┻━━━━━┻━━━━━━┻━━━━━┻━━━━━━┻━━━━━┛

 

    预备役

    1955年实行义务兵役制以后,开始在复员、退伍、转业军人中进行预备役登记。1965年后终止登记。

    1981年,根据中央关于把预备役兵员落实在民兵组织中的指示,恢复在退伍军人中进行预备役登记。每年退伍兵回县,到武装部办理手续时,同时登记服预备役。截至1985年底止,全县退伍军人除女兵和病残者外,共有1871人登记服预备役。其年龄规定:干部不超过36岁,战士不超过28岁。

19845月,阳朔县组建预备营,每人发军装一套。干部、战士每年集中县武装部接受军事训练。

 

第四十章 战事纪略

 

第一节 明清农民起义

 

    廖金鉴起义

    明朝嘉靖二十九年(1550)冬,阳朔县永宁里(今金宝乡)碎江村壮族农民廖金鉴在古田(今永福、融安县部分地区)韦银豹义军的影响下,率众2000余人,揭竿而起。当时古田义军正与官军激战,阳朔守军力量单薄。廖金鉴乘虚直捣县城,杀知县张士毅,掳巡司崔合,第二年又杀了百户曹恩,并打开府库,夺取官银。

    嘉靖三十一年(1552)五月,两广总督应槚命令都指挥钟坤秀统兵千人进驻阳朔,镇压廖金鉴义军。钟坤秀慑于义军的威力,急邀前来视察府江兵备事宜的佥事茅坤出兵500多人,向义军进攻。义军在擂鼓山与官军激战失利,死53人。十月,义军4首领又被官兵逮捕。义军全军义愤填膺,纷纷请战。茅坤闻讯与应槚密谋再度进攻义军。十月十二日,茅坤部署7哨合狼柳军兵3000人及钟坤秀部秘密向义军进攻。十五日夜,官军趁义军不备,多路大举进攻。义军猝不及防,且寡不敌众,连连失利。鬼子岩大本营也于次日失守。这一战,义军庄

头、鬼子岩等15处营寨被攻破,167人阵亡,387人被俘,损失惨重。廖金鉴被迫率义军撤离阳朔,退走荔浦,屯兵南源,待机再起。

    二十年后,隆庆五年(1571),廖金鉴于南源再度起义,攻陷土舍莫栋营,袭击古岩口,进据山湾。荔浦县金马、沙田、三峒诸寨的义军纷纷响应。

    万历元年(1573)古田义军首领韦良要联合右江(指柳江、黔江)、荔浦山湾、阳朔碎江等地壮族农民起义。八月,义军围攻大水田,杀千户童继宗。而后,义军兵分两路,良要走右江,金鉴走荔浦,向西发展,与怀远义军联络。至此,桂林、柳州之间大片地区均属廖金鉴义军的势力范围。

    同年冬天,左都御使广西总督郭应聘檄令副使庄国祯、参将王承恩、王瑞、指挥徐明瞻、千户张世勋等,急调向武等地土兵万人进剿义军。王承恩引兵力破山湾。徐明瞻率官军设伏。义军中伏,1千多人牺牲。韦良要被捕殉难。周公楼、杨立昌投降。义军受挫,廖金鉴收集义军千人,星夜撤回大水田,重新会合永福边山等义军再战,攻洛容(雒容),杀县尉,重振军威。

    这时,因怀远义军势力极大,郭应聘被迫分兵西向,只命府江参将吴一介统领官军万人继续向阳朔、永福的廖金鉴义军进攻。

    吴一介诡计多端,他将阳朔各地戍兵集中,分类挑选,得敢死队2500人,老弱队800人,其余6700人分成笫一、 二、三队。吴一介先以800老弱戍兵整装负粮由安常抵桥板,明作西征怀远状, 暗中则将敢死队分为5哨,全部轻装,抄小路隐蔽接近鸡笼、雷公等义军营地。另以第一队据守红莲、凤凰、遇龙等险要关卡,第二队由刁山、白面诸村声援,第三队把守马蹄、凉亭等隘口,切断义军退路。

    万历二年(1574)八月,廖金鉴义军正在攻打洛容,侦察获悉官军整队向怀远进发,似有放弃阳朔、永福之意。义军首领韦银花发现其中有诈,便提醒廖金鉴说,阳朔碎江各据点是我军腹地,而金宝是咽喉要冲,万一中计失守怎么办?必须小心提防。但廖金鉴不听韦银花的劝告,继续攻打洛容,10多天后仍未得手,只得悄悄领兵撤回大水田堡。当义军行至阳朔与荔浦交界地界牌村时,突遭官军伏击。义军无力抵抗,绕道急奔金宝堡,又被官军重重包围。廖金鉴这才悟知中计,遂领8000义军挥镖奋击,决然死战。义军虽多次杀退官军,终因长途劳师、粮草断绝,无力突围,被官军四围火攻,伤亡惨重,319人战死。官军敢死队5哨兵趁廖金鉴被围之机,乘虚而入,攻破碎江、古隘、岩塘、凉亭、庙门、瑶山各据点,所到之处,纵火焚舍,洗劫一空。义军家属中1250多老少妇女被俘。廖金鉴及其部将廖金盘、廖金线、韦良化、韦银花等也先后被捕牺牲。持续24年的廖金鉴起义失败了。

 

    联堂起义

    清朝咸丰二年(1852)四月中旬,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挥师北上,途经阳朔高田、遇龙、白沙。沿途毁庙宇,砸偶像,发动汉、壮等各族人民起来反抗清王朝的封建统治,一时农民聚义四起。

    咸丰三年(1853)六月,兴坪黄骆益在羊角山聚众拜台,竖旗宣誓,反抗清廷。四乡民众纷纷前来附义。黄骆益率义军劫富济贫,土豪劣绅闻之丧胆。忠恕团团长黎佩璇纠集团练四出围攻义军。义军无援失败,黄骆益牺牲。

    咸丰四年(1854),农民杨西安、邓兴爵、钟兴茂等为首倡议,联合联义、和义、洪福诸堂共讨团练。钟兴茂先行占领伏荔圩(今福利镇),威逼县城。

    二月初六日,骥马庄监生潘秉泗率领南路忠恕上团练勇进攻伏荔,战于古榕[山厄]。钟兴茂领义军奋勇冲杀,练勇节节败退。潘秉泗被义军追至漓江边,无路可逃,投江溺死。

    四月十五日,钟兴茂、杨西安、邓兴爵聚集各堂义军,由南山[山厄]攻陷县城,知县文滋盛闻讯逃跑。

    五月初四日,邓兴爵在兴坪大河背砍竹作筏,东渡漓水。壮士李绍环迎义军入兴坪圩。初六日,恶霸团绅刘国玺(庠生)纠集各村团练在古皮寨铁帽山围剿义军,激战一昼夜,刘国玺被义军活捉处死。

    七月初,钟兴茂率部进驻鱼塘洲,十四日进驻朱家铺(今书家堡),捉拿团长邬定均以及土豪、恶棍多人处死。

    八月,顺义堂首领向兴发率部据葡萄圩,占领横山堡。结义堂首领林四率队扎营翠屏堡和枫木寨。德义堂首领陈亚益率队经遇龙南征荔浦马岭。十二月又北旋兴安,后被团练乡勇击败,遂隐蔽各乡,秘密开展反清斗争。

    联义堂遍及各乡,声势浩大,使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坐卧不宁,一日数惊。知县被迫增强地方武装,联合团绅分四路围剿义军。李锦发、蔡乐山、邬今发等为东路团,设天顺局于罐口[山厄];覃振经、陆森林、潘宪、张云锦等为南路团,设局于高田圩及思和村的真教寺;周溪光、阮士诚等为西路团,设局于腾波村及红莲村;林荣、廖鸿禧等为北路团,设局于九塘街。地方团局设立后,筹饷练兵,处处设防,搜捕义军,致使各堂义军日趋削弱,唯联义堂义军得以保存,坚持反清斗争。

咸丰七年(1857)五月初五日,联义堂首领杨西安率部占领伏荔圩及渡头村一带,杀掉东路团团长秦若涣(监生),然后进军沙子街、攻陷平乐府城。府城虽得,但杨西安已成孤军,势力每况愈下,终于十一月十一日被湖南候选知府蒋益澧湘军所破。历时4年之久的联堂起义被平息了。

 

第二节 抗日战事

 

    1944111日日军犯境至1945724日光复9个月当中,中共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国良党军队,桂林民团,县、区、乡自卫队以及群众武装力量与日军作战17次,击毙日军100多人。

 

    牛尿塘之战

    19455月的一天,临阳联队侦悉日军6艘船只运送军用物资和粮食,夜泊漓江牛尿塘码头。副联队长赵志光、五中队副队长陈运珉带领40多名队员当晚赶到牛尿塘对岸,袭击敌船,打死打伤10多人,击沉敌船1艘。

 

    李子面伏击战

    李子面位于兴坪桥头铺与西门之间,是兴坪通往福利的必经之地。194574日,东区廖述之自卫联队获悉一股日军由兴坪向福利撤退的情报后,即抢先埋伏在李子面路旁东侧高基边;[石夋]石、屏山、西山、桥头铺的武装群众埋伏在西侧山上。待日军走近李子面时,自卫队先行开火,截住日军。日军慌忙向西边山脚散开,准备还击。这时,山上的武装群众趁敌立足未稳之机,猛烈射击。日军受到夹击,躲闪不及,被击毙14人。等敌人企图组织还击时,自卫队和武装群众已全部撤离。

 

    河口之战

    19457月初, 临阳联队20多人在距离平乐县城三四公里的河口一带活动。一天早上,突击队发现几个日本兵乘1只小船顺流而下,队长邓慰洪立即指挥队伍埋伏在河边。当敌船靠近河岸时,突击队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敌人一边还击,一边拼命向下游划去。突击队穷追不舍,打死了五六个日本兵,最后1个日本兵弃船跳水逃命,也被突击队员击毙。

 

    香花岭之战

    1945722日,国军陈明仁部1个团从荔浦经两江、龙坪,进驻阳朔县境长乐、大桥一带,团部驻古洞塘。

    驻棉花冲的100多日本兵抢占国军北上必经之路香花岭制高点——狮子岭。

    当晚,国军分两路向狮子岭日军进攻。一路从古洞塘到丛山、上金鸡大庙,打南风坳日军哨所;一路从古洞塘沿香花岭大道冲上香花岭茶亭,直逼日军据点狮子岭。

    狮子岭上长满低矮杂草,没有树木、没有石头、山面平滑、视野开阔,易守难攻。

    723日,双方激战一整天。战场上国军的行动完全暴露在日军的阵地前。国军几次发起进攻,都被日军的火力压住。这一战,国军阵亡数十人,日军死伤30多人。

 

    [山厄]攻坚战

    阳朔山城,扼桂柳公路之咽喉,素为军事要冲。城南丁[山厄](即低[山厄]),东侧碧莲峰临江突兀,西侧小马山延连膏泽峰、蟠桃山、天马山,形成城南的天然屏障。

    19457月下旬,日本侵略军从柳州沿桂柳公路向桂林撤退。日军行至阳朔县境,烧毁青[山厄]桥,凭借田家河天堑,留下十五六人以石灰窑作堡垒,扼守北岸桥头,阻止国军追击。

    724日,国军汤恩伯部第91师从柳州开赴桂林,参加桂林会战,途经阳朔。先遣部队见桥被毁,几次从堰坝上强渡,均被日军火力压制。最后,汤部占领南岸制高点牛头岭,集中炮火,轰击日军火力点,摧毁石灰窑,渡过田家河。

    当日中午,汤部进至城南丁[山厄]。日军在丁[山厄]上构筑碉堡,以五六十人凭险扼守,堵住国军。

汤部某团31个连向丁[山厄] 进攻,几番攻击均未得手。后来3营一部由自卫队带路,经荆柴垭迂回敌后。副营长阎金龙、2连连长王定璋身先士卒,率领全营主力,用炮火摧毁日军工事后,发起冲锋,一鼓作气,冲上丁[山厄] ,全歼守敌。阎金龙、王定璋等200多名官兵为光复阳朔献出了生命。

 

第三节 解放战事

 

    19496月至11月,中共阳朔地下党组织在武装斗争中相继组建桂东人民解放总队第三大队、第五大队和桂北人民解放总队第七大队等三支游击武装队伍。他们解除国民党地方武装,配合人民解放军作战,19491125日解放阳朔全境。

 

    解放阳朔县城

    194911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桂林。国民党守军一部分经阳朔向荔浦、蒙山方向溃退,沿途毁公路、炸桥梁,丢盔弃甲,狼狈不堪。461741个营奉命死守阳朔县城,并在凉水井和龙跃山(龙门山)坳上设立两道防线,封锁桂柳公路,掩护残兵南撤。

    中国人民解放军41军两个师分两路从桂林南下追击国民党残余部队。

    右路123师经临桂进入阳朔的久大、崇明,25日攻克金宝圩,俘虏县警察队100人。

    左路122师沿公路一线挺进。副师长刘善福率领前卫营打先锋。2510点多钟,前卫营行至凉水井南坡公公[山厄] 处,被国民党军砍倒的1株大树拦住。当解放军搬开大树时,国民党在龙跃山坳上的守军开枪射击,封锁贯穿大村门田垌一段公路。

    刘副师长指挥前卫营一部分凭借公路两侧有利地形进行还击。另一部分沿山脚接近龙跃山坳,用机枪压住敌人的火力,掩护部队冲过开阔地段,包抄守敌。经过一个半小时激战,歼敌大部,俘虏100多人,解放了阳朔县城。

解放军前卫营副营长刘振山等8名官兵在战斗中牺牲。

第四节 剿匪战事

 

    建国初期,阳朔境内有以石作衡(临桂县人)、林伟雄为首的“临桂、永福、阳朔、恭城反共游击指挥部”;平乐李瑞雄组织的“中国民主自由联军桂林分区”;莫建成组织的“反共救国义勇军大队”等数十股土匪。他们制造骚乱,组织暴动,攻打区、乡人民政府,妄图颠覆新政权。他们烧杀抢劫、纵火投毒、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反革命破坏活动猖狂一时。

    1949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13兵团49147440团进驻阳朔。19502月初成立阳朔县剿匪指挥部,组织民兵2000多名配合部队剿匪。剿匪战事至19515月结束,共歼灭土匪2058名,缴获各种枪支1137支,子弹1.5万发。

 

    小苏剿匪

    19491231日,石作衡匪部200多人在金宝小苏、久大一带作乱。县委决定由副县长陈廉和组织部长徐秀伟率领44012连和县大队共120多人连夜进剿。部队凌晨2时到金宝,4时到碎江,天亮前赶到小苏。2连蒋连长指挥部队埋伏在进小苏的山道、小河两侧,自己隐蔽在河边水碓房内。不一会,石作衡匪部1个排沿河边小路慢慢上山,当土匪进入埋伏圈时,蒋连长首先跃出水碓房,抓住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土匪,大喊“缴枪不杀”!其余土匪闻声闪开,朝前射击。解放军2连和县大队战士居高临下一齐开火。战斗只进行了10多分钟,包围圈中的土匪全部被消灭,打死土匪20多人,俘虏1人,缴获步枪20多支,机枪2挺。其余土匪四散奔逃,藏匿于深山密林之中。

 

    平息大源土匪暴动

    195025日早上,黄河涛、廖元生匪部100多人在大源暴动。

    大源乡人民政府军政指导员黄建郎率工作人员撤离乡人民政府驻地,徒步向兴坪靠拢。黄建郎先派乡人民政府工作员毛举能、黄尧(黄力强)去兴坪,请兴坪乡人民政府派人来接应。毛举能通匪,并按土匪的预谋将黄尧引向思的,让土匪抓获,切断大源乡与兴坪乡的联系。

    大源乡人民政府乡长郑崇煦又通匪,将黄建郎带领的10多人引向土匪伏击圈——大彪[山厄]。战斗进行10多分钟,乡政府工作人员寡不敌众,被土匪夺去了20条枪;黄建郡、黄建邺被土匪活捉。黄建郎冲出土匪包围圈,6日抄小路碾转到滑石瑶,当晚在青山底被土匪捉住。土匪把黄建郎捆绑在板栗树上,用鸟枪打死,尸抛白山底村犁头山下深坑。

    县委副书记、县大队政委许同耀闻讯,立即率领县大队直奔兴坪思的、大源。土匪闻风丧胆,潜入东瑶山。

    县大队以副县长陈廉的名义责令黄河涛等匪首释放黄尧、黄建郡、黄建邺。土匪在县大队的军事压力下,被迫释放黄氏3人。参与大源暴动的匪首先后被捕或投诚。大源暴动平息。

 

    黄家之战

    1950726日,驻黄家村的中国人民放解军440123排指战员获悉,以土匪司令李瑞雄、 副司令钟祖培、容业基为首的“中国民主自由联军”,纠集平乐、阳朔、恭城3县匪徒1000多人,准备攻打黄家村,围歼黄家村驻军,占据兴坪镇。

    2323名指战员根据敌众我寡之态势,决定采取坚守待援的打法。2连副指导员田春庭和排长屈年筵带领14名战士和10多个民兵坚守黄家村;副排长范飞友带领6个战士,二区武装干事黄锐带领5个民兵,于当晚10时占领村对面的猫仔岭。

    27日凌晨,土匪来犯。战斗首先在猫仔岭打响。一小股土匪摸上岭坡,被打倒了几个。接着,大股土匪包围了黄家村。解放军沉着应战,打退土匪9次进攻。范副排长见村子里情况紧急,即主动放弃猫仔岭,带领岭上守军冒着弹雨返回村子,准备与黄家村共存亡。

    上午8时许,解放军3路援兵相继赶到。驻兴坪的11排和驻罐口[山厄]12排经姑婆桥到铲子岭、鸟塘口打退阻击援兵的莫壬生匪部,迅速赶到黄家村,从后背打击土匪。驻福利的21排在顺梅观音岩击溃截拦援兵的杨润生(杨猫抓)匪部,冲到杨梅畲,用迫击炮轰击婆子庙的土匪。土匪慌忙逃向猫仔岭和黄家村后密林。这时,驻青鸟的22排经降村、黄顺塘赶来,从三角垌直插猫仔岭,和福利援兵一起夹击岭上的土匪。土匪熟悉地形,又以茂密的山林和茶林作掩护,继续负隅顽抗。解放军在民兵的配合下,用追击炮频频轰击茶林。土

匪无处藏身,纷纷窜出林子,被解放军强大的火力打得昏头转向,四处奔逃。

    这时,阳朔县大队也赶来助战。

    中午时分,土匪经浸水坪、龙尾新村向恭城方向大溃退。解放军分几路追击,直至恭城下送一带。

    这次战斗击毙土匪64名。解放军仅1人受伤。

 

    附:日本侵略军罪行录

    194411月,阳朔沦陷。全县14个乡,除大源、天顺、金宝、安定外,其余10个乡皆被日军占领。

    日军占领阳朔,到处烧、杀、抢,施行“三光”政策,老百姓躲入深山危岩,日军便用老糠掺毒药粉、辣椒粉,堆在岩口燃烧,以风车把毒烟鼓入岩内,活活将人熏死。经调查,岩塘村的硝岩熏死27人,竹桥村的牛岩熏死26人,笔架山的后山岩熏死14人,登子岩村的依夫岩熏死6人,福利的白面岩烧死老太婆2人。

    1944128日晚上,日军要兴坪维持会长黄绍先等人作响导,兵分3路进攻驻罐口 [山厄] 的桂林区民团指挥部黄少立部。战斗结束后,日军和汉奸一起窜进村子,抢走桂林、兴坪等地疏散在村内的商人布匹100余匹,村民粮食、财物不计其数。1945126日,日军驻潘庄的警备二分队副队长吉田,率领日军约40人,由飞鼠岩村维持会长廖道善带路,抓了村民莫如型、莫梦洲、莫梦远、莫梦祥4人,以通自卫队罪名,在川岩白露园坟场活埋。30日又到下山、朗梓等村掳掠,抢走稻谷2.75万公斤,耕牛31头,猪40头,各种财物约值当时法币56.7万元。

    日军驻福利圩警备1分队,在维持会长莫维维、莫履洁、黎矮子的防同下,常到村里抄掳。对一些“可疑的人”即施以各种酷刑,“上雷公尖”、“吊半边猪”、“灌辣椒水”、“坐老虎凳” 等,甚至拿去活埋。日军福利警备2分队驻白马山村,将全村的门板、楼梁、桌凳捣毁烧光,并到附近村庄抢牛抢猪抢稻谷。这两个日军警备分队随时要福利维持会找花姑娘供其取乐。

日军占领阳朔期间,据不完全统计,被惨遭杀害和抓走的达300余人;烧毁、拆掉房屋8900余间;抢走稻谷350万公斤,各种衣服66130多套; 被子、蚊帐49164张;棉花、纱布16500多公斤;耕牛10000头;破坏农具5000套,损坏种子5万公斤;烧毁公有林木10000株,油茶林25000亩,油桐林15000亩。

 

 

 

 

 

 

 

 

 

 

 

 

 

 

 




图片附件:



文档附件:



连接附件:



"右键另存为" 可以保存

版权:阳朔地情网


主办单位:阳朔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建议分辨率1024X768以上,浏览器ie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