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地方文化

崧坪龙游记

来源:

时间: 2015-12-29 10:26:00


                                  

                                         作者  刘小丽

 

有几日,论坛里,好些个文友都在讲起一座山。去过的人表态还要去,没去过的人说等待去爬这座山的机会,已等上两年了。也有的人说,上次去没有爬到峰顶,这次一定是要去补回遗憾的。大伙的热烈感染了一向爱爬山的我,我充满好奇向往:这是怎样一座山,竟然让大家如此充满期待之情呢?

后来知道了,这座山在兴坪古镇。“春风漓水客舟轻,夹岸奇峰列送迎。马跃华山人睇镜,果然佳胜在兴坪。”这是叶剑英元帅游览漓江时,赞美兴坪之美作的一首家喻户晓的诗。吟诵这诗的时候呢,大家会与叶老一样,眼前浮现漓江边那些曼妙的山峰,秀丽奇形,顾盼明眸。可是在兴坪古镇,还有另一群在东部的山脉呢,山高坡陡,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数以百计。最高峰的崧坪龙,海拔1701米,是阳朔第一高峰。这座山,也就是大家论坛里说到想极了去亲近的山。她不是漓江边那些娇媚婀娜的少女仙峰,她巨龙般高大,是一座“女汉子”山,要登上主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想,这次铁了心要去爬这座山峰的人呢,也一定是“骨灰级”的爱山一族了啵。

从兴坪古镇上到崧坪龙的山脚下,都还得行驶25公里路程。经过大源水电站后,就开始山坡路,山路十八弯的那种,风景也一路奇好起来。山路右边是漓江支流之一的大源河,溪水小调皮的流淌着,河床里的大石头放肆的裸着,露出大半个背板,褐色、紫色、铁锈色、黄白各色皮肤都能见到。也还有不少是夏日里恶毒日晒后,布满褪不去的“苔藓斑”的,就那么三三两两的在河沟晒冬日里温和的暖阳。崖壁边呢,不时有造型独特的林木映入眼里,什么“一枝独秀”、“大鹏展翅”、“绞疙瘩”都有。路左边坡地上,则是当地人的致富树,满是红艳艳的金桔,串成红球样的砂糖橘,挂满着枝头,晃动着“黄金翡翠”般的丰收光泽。路上,竟偶遇了一两只黄鼠狼,“倏”的就从眼前跑过,让大家脑子里留下一团黄在晃动。最奇的是,一条三岔路上,一头驮着木头的驴子,无人牵引,它却老驴识途,转了一个近270度的角,上了另一条山路,在路远远的那端,才见一位老者叼着长烟斗,蹲在路边目迎他的老驴归来。这情这景这和谐优良的林区生态让车上的来客们不禁高歌起来。

山脚下,小分队简短集合。这会儿,山风习习拂面,带股清新甜沁味儿,让我们恍若置身于一所天然绿色氧吧,把来的人都给深深陶醉。再打量周围高大葱茏的山峦,它们就像肩并肩手拉手的巨人,连绵环绕。而此刻的大伙们呢,就像在一只巨大翠碗的底部,山头是绕了一圈黄边的,向导说那是山顶疯长的黄茅草形成的阵地。“高山上的大草原?”我脑海就突然冒出这么个句子。真是迫不及待的想拥抱崧坪龙了。再看看身边的大伙,也一个个情绪高涨,蹦蹦跳跳着像孩子般兴奋。山峰中那座特别高的山岭,似乎像一条巨龙,仰天长啸,骑上它,你就会腾空云霄。想到几小时后我们会爬上山峰,成为峰的最高点,体会距离—移动—目标之美,我整个人都有些微晕飘然的快感传递全身了。

崧坪龙真直率。一上山,她就是一处近于垂直的陡峭山坡迎接你,丝毫没有循序渐进上个小坡走一节迂回小路的客套。一开始,她就“我高我任性”的姿态,让我们手脚并用,匍匐爬行。不过也好,这种情形,只会让坚定爬山者的心更坚定,也让心里打鼓的人及时止步。山如人,也有刀子嘴豆腐心的一种。果然,过了最初的难关后,崧坪龙也朴素平和起来,来了一段很常见的缓坡杉树林。只见叶色墨绿苍翠,针叶尖端似微微打开的剪刀,阳光透过密集的树冠,洒落在积聚着枯枝落叶的地面,脚走在上面,隐隐有一种弹性的助力。一路上还可以见到当地人在树木上挂的蜂屋、崖之间搭的木拱桥。也有一处树拦腰断下,它就就势弯成一个拱门,让你穿门而过,仿佛开启了森林之门,真是越来越有那种大好的爬山感觉噢。

  “不同海拔,不同植被”。越往山上走,林木就益发疏朗起来,一片区域就是那种争着向上长、抽条条的细枝杈。洒射进树林的阳光少了,只有“出人头地”才能多沐浴到阳光,这样看来,自然界中生物的竞争也是无所不在的。可也有一些五叶菜,它们不往高长,而是紧紧趴贴在地面,接着地气的精华。也有一些藤条枝蔓,就缠绕着大树的躯干,借着助力“更上一层楼“。一些山涧边的老树,苍劲虬干,像一群山神婆婆,也像睿智的老者,静静布局山背,演绎着“人老就精,树老就灵|”的传说故事。我轻轻抚摸着一株株密布苔藓或挂着丝条状青苔的苍劲树干,心里油然感叹他们的低调相伴,岁月静美。

  崧坪龙也处处有一种生机之美。前行中,有好几处看到不知什么原因倒下的树木。中等个年轻的树呢,就会从拦腰折断的地方抽枝发芽,断的一头并不萎靡,反而形成一个支点,接着地面用力的支撑着。有一棵粗大的树倒下了,可是它反而成了母体,在她上面长出了一小片树林。这种新旧交替的伟大让我感动,大自然总在无声无息中悟化你的心灵,让你领会到做人也本该是博大无私的,传承是一种快乐的境界。半山腰时,面前展现一大片竹林,竹林里的风声,带有竹片帛裂的脆声,让你感受得到它们用力吆喝的成长。地面上也常常见到竹兜错综交结,只有地下的竹跟越发达,竹子才会吸取到更多的营养,迎风而长,长得标标致致,亭亭立立,成为当地人的致富竹。

 崧坪龙是有情趣的。竹林之后,坡地变得平缓起来,是矮小灌木藤蔓的世界了,小分队人马就地休整补充些能量。我的眼睛却舍不得将视野定点,又似乎隐隐听到山的精灵在让我找她,我贪婪的抓紧每分每秒看周围的一切,果真就有了新发现呢。一根手腕粗的藤条东绕西扭像麻花样的圈着,表面鳞块状,像极了蜷缠的蟒蛇,向导说其实她是一种名贵药材,中药名叫“白粉已”。我把脸贴上去,来了一张勇敢的“我与蟒蛇”自拍照。相片上的我果然笑的灿烂极了,当时自己是有感觉的,那种因为与大自然相融而心中渗透的沁甜传递到了我的颜容。我在想,有时候欣喜恰是女士们的美容氧化剂呢。又还有一处,金茅丛里,一种果实,红艳艳的,莹透透的,成片成片的,像张巨大的网,网住了红红的宝石。那些小红果呀,多得数不过来,引诱着大伙唾液的分泌,大家边摘边吃,爽了个饱满。

第一个目标“狮子石”已近在眼前了。此时,竹林不见了,转为一大片的黄茅草。初冬的茅草,,叶背叶面都闪着银光,老辣辣的在空中狂舞,高高的草丛把人群淹没。错综交接的草茎下是松散的紫红色砂砾石,人一踩上去咕噜咕噜又会滑下几步,这片区域是最为陡险的,大伙有些气喘不已,讲话声都静了下来。大家看不见前方一米远的地方,只有不断拂上脸颊作弄你的草穗,让你不停眨着眼睛去阻挡它们侵入,头发上也漂浮了一层草屑。到后来,大家简直有些麻木地在茫茫草丛里钻着,也不知道重见天日爬出这片迷魂草阵还要多久,只靠心中的信念支撑自己:再困难的路,也会有走到头的时候!终于,前方传来了欢呼声:队友们,加油啊,红旗已插上狮子石了啵。听到这话,相信每个人都像口渴极了的人突然喝上一大口甘泉,疲惫的双脚下像突然安装上了发力神器,“冲,冲,向前冲“大伙在相互的鼓舞声胜利会师!

只休息片刻,大伙的心再次按耐不住,想往前冲 。只见眼前崧坪龙的主峰像一头大牯牛的脊背,高高隆起;又像一条巨龙,灵逸着腾空而上。大伙刚一爬上去几米,就顿感前后无挡,厉风疾疾,黄茅草也放下了身段,“高处不胜寒,风打出头草“哦。再后来,整个山坡就都只剩下兔子尾巴那么短的一截截长的草地了。偶尔,几处乔木,也是矮而精悍的,叶苞猩红刺刀般的向空中划去。脊梁路上,左右不到一米,泾渭分明,右边坡草地,左边坡绿乔,一黄一绿,突兀出交接的刃峰线,线下就是块状凹陷的岩壁。大家小心翼翼,紧张得大气不敢出。从这边到看得到那边的山头,大伙竟在这最后的一截旅程上花费了一个半小时呢。

  “向上,向上”我们终于在自己一步步的坚持中登上了崧坪龙山峰高高仰起的龙头。这时回望身后,那第一目标的在眼中已渺小如蚁,远远地被甩到了身后。对面群岭“八百坡”场景何等辽阔壮观,莽莽绵延,有如众山神浩浩荡荡腾起云雾去赴王母娘娘的瑶池佳宴。天空的白云,则近得让你想用手去抓一大把,顿时,自己的胸怀无限的与自然相融放大,那种直抒胸臆的感觉真的太好!我的伙伴们啊,也完全融入了山峰的怀抱,有的山歌嘹亮,有的展翅高飞,有的相互倚靠,有的就把整个山峰当一个大床,任性的把自己当“大饼”摊开,彻底放松。此情此景,真是幸福的一群人啊!

今生有约,我们相聚崧坪龙!

今生有缘,我们会去爬更多的山峰!

 

 

 




图片附件:



文档附件:



连接附件:



"右键另存为" 可以保存

版权:阳朔地情网


主办单位:阳朔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建议分辨率1024X768以上,浏览器ie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