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地方文化

我们今天仍然需要曹邺

来源:

时间: 2015-05-28 11:08:00


                               桂林本土作家聚焦古代廉政文化

 

■记者肖品林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或许有的桂林人不知道曹邺,但一说到唐诗《官仓鼠》,相信很多人都能背诵三两句。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作正是出自曹邺之手。曹邺,桂林阳朔人,晚唐时期的著名诗人,也是桂林第一位进士。

    近日,桂林本土作家伍维平的历史长篇小说《曹邺》作品研讨会在阳朔举行,受到与会专家好评。这本书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加上文学的想象,还原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曹邺。那么作者如何拨开时间的迷雾,写活一个1000多年前的桂林名人?曹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曹邺的故事对当今时代有什么警示意义?我们专访了伍维平先生。

 

还原一个真实的曹邺

    记者:您写《曹邺》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伍维平:我读小学时,语文课本里有曹邺的代表作《官仓鼠》,朗朗上口。当时知道他是我们阳朔人,我非常自豪。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迷上他了。曹邺是阳朔文化历史上的标志性人物。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阳朔人,有义务挖掘弘扬本地历史文化。而弘扬曹邺廉洁奉公、勤政爱民、勤俭节约的精神,即使在今天也有着深刻的现实警示和教育意义。如何把曹邺的形象生动地刻画出来,把曹邺的精气神挖掘出来,把真实的曹邺写出来,奉献给广大读者,成为我多年的夙愿。

    记者:您这本书分27个章节,共计11万余字,从构思到成书,您花了多长时间?其间有没有遇到困难,难点在哪里?

    伍维平:至少五年以前,我就开始构思这本书。但是,要写曹邺,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怎么写和写什么的问题。正如我在本书前言所叙,历史上真实的曹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他的人生轨迹如何?千百年来,我们知之甚少,因为曹邺的故事长久地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中。

    要写曹邺,面临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史料奇缺。曹邺的作品,据传原有三卷,但到了明朝江浙版《全唐诗》时便只有了二卷,本书附录《曹邺诗全集》(共计九十九题、一百二十首)便主要收录自《全唐诗》和毛水清、梁超然所著《曹邺诗注》。而对曹邺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定位,主要来自曹邺诗中所述,以及《曹邺诗注》《二曹诗跋》《曹邺古风诗序》《重修唐祠部曹公读书岩祠堂记》等书籍的少量信息。这些信息有的仅有只言片语,有的残缺不全,较为零散,对于全面深入了解曹邺,帮助并不大,因此素材收集和整体构思陷入困顿中。所以,直到20133月开始动笔,同年11月初稿完成。

    记者:这部小说更像一部曹邺传记,我也知道您一直在写小说,这次写一个历史传奇人物,为什么选择小说的形式,而不是纪实文学的形式?

    伍维平:为一个人物立传,尤其是历史名人,必须要有翔实的资料。但是关于曹邺的史料记载并不多,怎么办?带着这个困惑,我反复思考推敲,决定打破常规传记的写法,以小说为载体,以曹邺生平主要线索为叙述脉络,按照时间顺序展开故事,虚实结合,在尊重史实、符合人物身份和性格特征的前提下大胆虚构,特别是运用中国传统章回小说的笔法,重在人物性格的刻画和张扬,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力图写出一个有血有肉的曹邺。

 

正直的官员 大胆的诗人

    记者:有学者这样概括曹邺的一生:“艰难的考生,想家的游子,正直的官员,大胆的诗人。”您笔下的曹邺又是怎样一个人?《官仓鼠》质疑当时的朝廷用人制度,而《捕鱼谣》则直讽当朝皇帝,您认为是什么造就了曹邺正直大胆的性格?

    伍维平:首先,曹邺出身贫寒,在当时还是穷乡僻壤的阳朔生活了很长时间,与普通百姓生活在一起,对人民的疾苦有着深刻的认识。

    其次,曹邺在京应考十年,九次落第,饱受世人冷眼。大中四年(公元850年)中进士时,曹邺已年近四十了,对人间冷暖有了切身体会,所以他进入仕途后,只希望自己不要做百姓痛恨的“官仓鼠”,做一个勤勉廉政、光明磊落的好官。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曹邺逐渐看透了官场的腐败和社会的黑暗。正如他在《杂诫》一诗中把官场比作臭气熏天的鲍鱼之肆,深知在那种肮脏之地难以保持自己的“香气”,不如洁身自好,趁早归隐。于是,他于唐僖宗乾符五年(公元878年)辞官回到桂林,终老于山水间。

    记者:如今在阳朔和桂林,是否还能找到与曹邺有关的遗迹?保存得怎样?

    伍维平:因时间久远、历经战乱等各种因素,曹邺遗迹所存甚少,现主要有曹邺读书岩。在阳朔县城北的天鹅山下,有一高宽各数米的天然石洞,洞口石壁上镌刻有“曹邺读书岩”五个字,相传曹邺曾在此处读书。历代文人对此也多有吟诵,比如明代著名学者解缙便有诗云:“阳朔县中城北寺,人传曹邺旧时居,年深寺废无僧住,惟有石岩名读书。”旧时这里还建有慈光寺(亦称城北寺),现已无存。

    另外,阳朔人为纪念曹邺,曾在其故居旧址建曹公祠,将其生前读书的山洞名为“读书岩”。明朝时还在县城东街建“唐时名贤坊”。此外,曹邺曾从阳朔迁居到桂林的阜财坊,后因其进士及第,又改名迁莺坊,坊址在桂林西门一带,具体位置已无法考证。

 

曹邺对今天仍有警示意义

    记者:曹邺有106首诗被收入《全唐诗》,除了代表作《官仓鼠》,还有哪些批判贪官污吏的作品?

    伍维平:“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这是曹邺一生存留于史册、流传于后世的不朽诗篇《官仓鼠》。

    作为诗人的曹邺,揭露社会矛盾、批判贪官污吏的诗作除《官仓鼠》《捕鱼谣》外还有不少,如《奉命齐州推事毕寄本府尚书》,辛辣地讽刺了贪官污吏;《战城南》,愤怒地斥责了藩镇拥兵混战;《出自蓟北门行》《筑城三首》控诉了劳役和兵役给老百姓带来的苦难;《甲第》《贵宅》则揭露了达官贵人荒淫无度的奢侈生活。

    记者:曹邺历任天平节度使幕府掌书记、太常博士、祠部郎中、洋州刺史、吏部郎中、秘书监等职。除了写诗针砭时弊,曹邺为官清廉正气,有哪些典故?

    伍维平:曹邺中进士后,首任天平节度使推官。在任时,他奉命到齐州查案,严惩了包括刺史在内的贪腐官员,为百姓申雪冤屈。

    据《新唐书》载,曹邺任太常博士期间,宰相白敏中、高璩先后病死,讨论他们的谥号时,曹邺不阿附权贵,不避忌讳,痛斥白敏中生平恶行,建议谥号曰“丑”;斥责高璩“交游丑杂,进取多蹊径,建议谥号曰“刺”。曹邺不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太常博士,能在关键时刻不顾个人安危,抨击权贵,伸张正义,实属不易。

    记者:今天我们如何纪念曹邺?曹邺以及他的作品,对今天的反腐倡廉有何现实教育意义?

    伍维平:曹邺既是文人的榜样,也是为官者的榜样。《官仓鼠》是曹邺从政和反腐倡廉的宣言,他一心向廉,清廉勤政,他以毕生经历践行了这个宣言。今天人们对曹邺的怀念,更是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呼声。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研究我国反腐倡廉历史,了解我国古代廉政文化,考察我国历史上反腐倡廉的成败得失,可以给人以深刻启迪,有利于我们运用历史智慧推进反腐倡廉建设。追溯中华廉政文化,作为文明古国,中国素有“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公生廉、明生威”的思想。

    当今的反腐倡廉建设任重而道远,我们应积极萃取包括曹邺在内的古代“清廉”文化的精华,将其转化为反腐体系建设的重要助力。我相信,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学史可以看成败,鉴得失,知兴衰。因此,我们今天仍然需要曹邺。

                                                             此文见201555日《桂林晚报》十七版

 




图片附件:



文档附件:



连接附件:



"右键另存为" 可以保存

版权:阳朔地情网


主办单位:阳朔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建议分辨率1024X768以上,浏览器ie6以上